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海西以西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4 05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新年第一天,我坐上了一辆去往马海的绿皮火车。

绿皮车内人声嘈杂,烟从关得不严实的门缝里挤进来,顺着过道弥漫,旅客中有看抖音的,有聊天的,有大声喧哗的,也有跑去抽烟的。

我在逼仄的空间里看一本书,书中有一个叫阿旺罗罗的男孩,有他的爷爷,有他的母亲以及一只威风又年幼的藏獒。烟味实在是太呛了,几乎影响到书中的内容。路过的列车员说让我忍一会,习惯了就好。

书中故事过半,我停下来休息。听得两个孩童在过道里跑来跑去,他们将笑声传遍整个车厢。下铺两个大学生探讨恋爱中宗教差异的处理方法,女孩明确地告诉男孩如若宗教不同一开始就不会选择,因为生活中根本就无法处理因为信仰不同而遭遇的各种问题。有人打着游戏,一声声“fire fire”的声音似是要将火力开到最大化。有人欢愉,有人斥责,还有人吸溜吸溜吃着桶装的方便面,方便面的味道伙同烟味在车厢里蔓延……

当我和友人说起这些的时候,她回信息给我:你好呀,新年第一天就听到全世界的声音。

而我,听窗外车轮碰触铁轨发出“吭噔吭噔”的响声,似是回到了久远的年代。影片里,很多场景都和火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,火车鸣笛,就看得见穿了裙子的女士和拎了坤包的男人急匆匆走过。或为爱情故,或为生死故。贾樟柯说他特别喜欢拍交通工具,尤其火车,喜欢听火车的汽笛声响起,或离开,或到达。

不知道马海在哪,换票的列车员说到大柴旦的时间是夜里两点,那么,马海肯定比大柴旦远。

而我的目的地是德令哈,和马海没有什么关系。

我在夜里十一时到达德令哈,金山老师和他的朋友来接站。他和他的朋友都是蒙古族,说着我听不懂的蒙古语,但面向我的时候说着汉语,虽然不怎么标准,但声音很有磁性。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